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49大乐透倍投中大奖网 (http://www.149shouji.com)- 最热门最全面的大乐透倍投中大奖资讯网站!
热搜: 苹果 微软 曝光 一加
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韩“空手套狼”计划落空 海科败走《天战》游戏

发布时间:2019-06-12 12:54 所属栏目:[趣闻] 来源:本站整理
导读:,韩“空手套狼”计划落空 海科败走《天战》游戏
>

  继6月2日奥美的《孔雀王》败走之后,6月15日,由福建海科与韩国神指合作的网络游戏《天战》也告“寿终就寝”,《天战》项目也就成为我国在线娱乐市场第二个官方宣布运营失败的网络游戏。

  随着双方合作的正式破裂,各种流言纷起,海科也不得不走到前台,给市场一个清晰的交代,游戏项目背后复杂的市场组织以及行业内流传的“海科事件”终于浮出了水面。

《天战》的错位三角

  为了对商业负责,福建海科出于大局考虑,此前一直没有单方面讲述《天战》游戏下马的原因。海科认为,“这样做不太合适”,“对双方都不负责任”。但是正如传媒所估计的一样,海科一旦开口,说出的内容必然惊爆。事实果然如此。

  海科首先强调自己不是运营商。这是件多么荒唐的事情,运营商竟然不承认自己的运营身份。更加令人吃惊的是,发生如此离奇的事情,公众还不能责怪海科,因为海科根本就是一个游戏运营的局外人。“海科对游戏运营失败不能承担主要责任,我们没想过要运营游戏。”海科非常诚恳,诚恳得让人一头雾水。

  这么荒唐的闹剧究竟是如何炼成的?据业内人士指点迷津,原来在福建海科和游戏开发商韩国神指公司之间还存在另外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才是真正的运营商,“游戏的初期考察、与神指签订合同的都是这家公司。”知情人称。

  2001年10月,天战游戏开始引进中国。当时,神秘的第三方确定福建海科公司负责为天战游戏提供汉化和计费系统开发等技术支持,“海科并不介入游戏运营,所以说不是运营商。事实上我们就不是嘛。”海科像祥林嫂一样拼命解释,惟恐别人不相信。

  福建海科规模不大,主营业务以IT技术辅助为主,接下《天战》的技术支持倒也是“专业对口”。于是公司十分本分地投入技术力量,开始了游戏前期的安装调试工作。“麻烦当然少不了,但一切都按计划走。”

  海科的想法纯属“小农经济”--不打算冲杀在风口浪尖,只是做自己擅长的业务,然后赚点小钱。应该说,《天战》项目的出现在2001年网络游戏的“暴利期”,海科只要稍动脑筋,跻身游戏运营,就可以大捞一票。我们惊讶于海科平和的心态,它看上去像是个高瞻远瞩的智者。

  但是令人尴尬的是,即便是如此务实的心态也没能保住海科置身事外,复杂的市场运营关系迅速吞没了能量微小的海科--2002年2月底,由于种种原因,原来负责游戏运营的第三方突然宣布退出,组建不久的三方合作宣告破产。

  尽管原有合作协议存在许多不完善之处,但是福建海科公司本着对游戏负责的态度,承担了运营义务--除了负责技术支持外,海科接手《天战》游戏在中国大陆的运营。市场传言说是海科赶走了第三方,但是海科方面澄清说,它接手运营是“被逼上梁山”,“如果不是对市场负责,对消费者负责,对韩国合作伙伴负责,我们何必。”

海科拔苗助长

  奇怪的三方关系简直是上海盛大、Actoz、唯美德三方纠缠的翻版。同行用了一个“杀猪的开酒店”的比喻来解释当时关系暧昧的三家公司。

  “酒店掌柜接下了一宗大生意,客人提出要吃猪肉,掌柜找来擅长杀猪的海科帮忙。但是后来客人来了,掌柜的却跑了,客人不依不饶,一定要吃猪肉。无奈之下,杀猪的只得盘下整个酒楼,负责了本不该他管的游戏运营。”

  第三方是一个桥梁,它与韩国神指之间是一个游戏运营商与开发商的关系,它与福建海科之间是一个客户与IT外包服务供应商(Outsourcing)的关系。但是随着“桥梁”的突然消失,商业压力强迫海科自动升格为运营商,这种意外的高速成长导致了“拔苗助长”。

  根据韩国神指的要求,双方约定天战游戏于2002年3月15日开始公测,4月15日向市场发布。韩方保证游戏系统的正常运行,海科负责市场发布和客户服务。从单纯的IT支持到全面的游戏运营,这对海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且挑战超越了海科的“生理极限”。

  不单是海科感到吃力,负责游戏开发的韩国神指也感到“很受伤”。站在产业链上游的角度,韩国厂商也是一个受害者。“你也替韩国人想想啊。它本来就不了解大陆市场,原来运营商退出了,新的运营商是一个默默无名的IT外包企业。如果你是韩国神指,你说你担不担心。”

  这个时候,可能连韩国神指的信心也发生了动摇--开发公司大概希望在收回一点研发回报的基础上低风险地退出中国市场,而海科手中握着的一纸合同让韩方左右为难。

  不少本土运营商透露,这种情况在中韩游戏合作中并不少见,一般而言,在博弈中较为主动的韩国开发商可以“消极怠工”,即在收取第一笔版权金后,对游戏产品的后期建设与维护不再进行技术投入,“就等着中国运营商自动提出解约。”“一个游戏烂掉没关系,一笔版权金够它再做一个游戏的,它绝对赚大。”

  中国市场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海科天战项目组开始了小规模的内测,将内部测试报告提交韩方,提出改进要求,韩方没有回复。

  3月15日,海科公司如期开始公测,当即发现《天战》游戏远未到测试开放时机。游戏服务程序宕掉,玩家上线片刻被踢,购物困难等Bug难以克服。玩家们反馈的尖锐问题集中在游戏程序本身,海科根本无力解决。“我们马上对这些问题进行集中整理,并提交给韩方。”

  3月23日,韩国神指公司负责人金先生抵华,承认游戏系统存在问题;3月26日,韩国工程师抵华,检测了游戏系统,承诺最迟在4月10日左右提交新版本,“估计能解决绝大多数的Bug”。然而海科等到望眼欲穿,新版本始终没有出现。事实上,新版本程序从此就再也没有出现。

奇特的韩方要求

  自称“被弄得找不到北”的海科开始怀疑韩方合作的诚意。4月2日,韩国神指公司负责人金先生再次来到福州,他并没有带来装载程序新版本的CD,而是告诉海科另一个可怕的消息:神指的资金链出现问题。

  原来就像盛大起步一样,韩国神指也是打算“空手套白狼”。作为一个软件工作室,神指可以拿到韩国软件振兴院和韩国政府的相关资助,但是必须要等到拿出过硬的海外市场业绩后,《天战》项目所需的资金才可能到位。而此时游戏在中国尚未正式上市,“收入都在网上飘,哪来的业绩。”

  “韩国人要我们帮助其得到这份证明,证明其在中国已经盈利。”海科称,“这样要求十分古怪不去说它,关键是如何证明一个满是漏洞、尚未正式运营的游戏已经盈利。”海科越想越不对劲,自然是拒绝了韩方。

  4月22日,双方再次商谈。这次神指索性“狮子大开口”,突破原有协议,向海科索要25万美元现金。海科的回应是“合同不能随意变更,但是同意前面一个月的收费归韩国。”另外,“新版本必须马上和玩家见面。”

  接着,中国在线娱乐历史上最有趣的一次游戏测试开始了。4月29日,应韩方要求,海科将服务器移师上海测试。在“只有一个用户在线”的情况下,韩方进一步得出结论:《天战》游戏没有任何问题。

  “上海测试”是双方合作破裂的焦点。海科对韩方失望透顶,“说游戏没有任何问题是对项目不负责任的态度,是对玩家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不能接受。”据说性格粗野的韩方负责人当场大吼大嚷,“拍桌子打板凳”,并单方面宣布终止与海科的合作。

  韩国国内也有人说是“中国运营商运营措施不得力,出了问题后归咎于韩国伙伴”。当然,这种情况也有可能,但是该说法语焉不详,也拿不出十分强有力的证据--海科之所以“喊冤”主要就是冤在这里。

  6月中旬,《天战》项目正式下马,海科的噩梦终于结束了。公司发誓从此“不再碰任何与网络游戏相关的项目”,商业和市场舆论的负担已经让这家技术公司“深以为憾”。“没功劳也有苦劳,没苦劳还有辛劳呢,为什么项目它就不成功呢?”这个朴实的问题又有谁能为海科作答……


来源: 硅谷动力 作者:金凡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